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uruo./最快更新!无广告!

    似乎整个天地,都因褚默的这句话而凝滞下来。

    众人道体僵直,宛如化石。

    高台众大佬呆滞的双眸中,满是见鬼般的错愕。

    裁判嘴巴大张,眼珠暴突。

    站在褚默对面的婆,更是仿佛被雷劈了似的。

    在虚空中时隐时现,道尽婆对虚空本源的叵测领悟的戮龙十三剑的第一剑,也宛如突遭巨变,惨叫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在洞府内暗暗注视邪天的陆倾,也因为擂台上的巨变,身躯颤了颤。

    ……

    全场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便是褚默。

    看其表情,丝毫没有发生变化,仿佛这就是很平常的一句话。

    也正因如此,没当回事的他说完便转身,朝擂台下方走去。

    这一走,终于打破了让众人难言的凝滞。

    当是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我日!”

    “我的天,这,这叫什么事!”

    “一招未出,开,开口就是认输?”

    “我的个亲娘啊,这,这骚操作简直,简直百万……不!简直千万年难得一见!”

    “太,太猥琐了,我不行了,快让让,快让……呕!”

    ……

    而高台上,大佬站起来了至少八位。

    混元仙宗掌教元尚更是满脸铁青。

    “岂有此理!”

    “他当这是儿戏么!”

    “要么你就别答应,在吾等操作之下,没人会说你怯战!”

    “答应了结果来这么一出,简直不当人子!”

    “简直给我混元仙宗丢脸!丢人现眼!”

    ……

    但反应最强烈的不是他们,而是婆。

    此刻的婆,宛如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不仅脸色苍白,甚至站立都有些不稳。

    见褚默就这般轻轻松松远去,他强忍喉头一口逆血,厉喝道:“站住!”

    褚默止步转身,疑惑道:“道友是,叫我?”

    “你这是何意!”此刻的婆看上去有些疯狂,“今日你不说个清清楚楚,你我之间便只一人能活!”

    褚默倒吃了一惊:“道友,何至于此?我……说出来道友可能不信,是道友要我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并没有羞辱你的意思啊,难道还不够明显么?”

    听到这话,众人眼珠子险些掉了下来!

    但让他们无语的是,顺着褚默的话去理解方才那一幕,还真他niang的毫不突兀!

    实际行动?

    还有什么行动能比老子都不敢出手直接认输还实际?还能证明你他niang的才是大佬,我只是弱鸡?

    然而……

    事情就是这般诡异。

    这句话,再加上褚默那张写满真诚的表情,突然就有些变了味,这便让众人在能理解褚默的同时……

    更能理解婆为何如此激愤,甚至敢当着混元仙宗掌教的面说出立分生死的话来!

    “你,你你你……”

    婆果然被怼得说不出来,只能哆嗦地指着褚默,身上气息愈发疯狂。

    眼见这位神婆观的天骄就要丧失理智,元尚不敢拖延,当即厉喝道:“够了!褚默,身为本宗弟子,行事乖张,为所欲为,还不快向婆赔罪!”

    “不用!”婆转头朝元尚嘶吼一声,又看向褚默,一字一句切齿道,“为什么!”

    褚默听明白了这话的意思,当即苦笑道:“原因很简单啊,我之所以认输,就是因为打不过你。”

    “打不过我?哈哈哈哈……”婆怒极而笑,“若非亲眼见过你第三日的切磋,我婆还愿意详细这话!”

    褚默又解释道:“道友千万别误会,第三日那可不算真正的切磋。”

    “那算什么!”

    “算机缘吧。”

    这话一出口,婆还没反应过来,台下一人脸就黑了。

    而木尊也因为这话坐不住了,当即起身皱眉道:“休得再胡言乱语,褚默,老夫知晓你的为人,便老实交代,为何如此行事?到底有何居心?”

    “回禀……大长老,”褚默看了眼木尊,拱手拜道,“褚默之言,并无一字虚假。”

    “哼……”木尊轻哼一声,瞥了眼婆,这才淡淡道,“自认打不过婆,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但你如此行事,对得起霸兄往昔的教诲么!”

    褚默脸色一正,平静道:“褚默问心无愧。”

    “好一个问心无愧!”婆终于回过神来,径直下了擂台,走到褚默面前,“听闻你也在闯古天梯塔,很好,古天梯试炼即将开启,届时,你我必会遭遇,可敢一战?”

    褚默惭愧道:“在下怕是连古天梯塔都闯不……”

    “那你要如何才肯与我一战!”婆步步紧逼。

    褚默摊摊手道:“打得过你,自然会和道友你打啊。”

    ……

    这句话,便是第八日切磋的结束之语。

    当第八日切磋的情形南天门人尽皆知之时……

    众大佬又因为一个共同的原因走到了一起。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后,木尊率先起身,朝众大佬苦笑行礼。

    “今日之事,都怪老夫管教无方……”

    众大佬面面相觑。

    “哎,也不能这么说,木大长老……”

    “是啊,事发突然,那个婆提出挑战时,吾等若能阻止的话,也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这个褚默,简直……简直邪门儿,第三日刚刚给人一种勇往直前的气势,今日又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哎!”

    “凡事往好的方面想吧,至少这一关,此子算是平安渡过,接下来只剩最后那位了。”

    “也怪吾等行事不周,若能早早制作出二人的玉符,褚默多少还有个准备,凭他的悟性,说不定就能……”

    “所以如今的关键之处,便是立刻制作出那位天骄的玉符,此事……怕是廖青长老一人力有不逮,还需吾等齐心协力……”

    “还有,经此一事,褚默的名声多少会受到影响,要不要……”

    “这只是小事,但凡他能通过古天梯试炼,什么黑点污名顿时荡然无存!”

    ……

    与此同时……

    古天梯塔内,也在进行着一场类似的对话。

    “这个婆,这么猥琐?”

    “是啊大佬,招呼都不打就上来挑战我,这种事我哪儿能随便答应?万一输了,岂不是丢大佬您的脸?”

    “什么我的脸,这根本不重要……”

    “我知道我知道,但这个婆不按常理出牌啊,我都没他的玉符,凭什么和他打?”

    “唔……这话你都能说得理直气壮,令我敬佩……”

    “大佬就别夸我了,还是想想办法吧,我看这婆不会罢休的!”

    “我能想什么办法?这事你该找混元仙宗啊……”

    “我干嘛要舍近求远?求大佬您不是更方便么,大佬,您不像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我此刻都已经感受到您那颗义不容辞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了!”

    “……”

    ……

    半个时辰后,满脸无奈的邪天出了古天梯塔,朝某个地方走去。

    “应该是此地了。”

    仰头打量了一眼名为龙阁的客栈,邪天想了想,摸出一张黑巾,遮住了脸庞……

    “敢挑衅我南天门之光褚默?婆出来一战,我……我程峰今日便教你做人!”

    吼完,邪天拔腿就跑。

    几乎就在他跑的瞬间,一道虚影便腾空而下,肆意挥洒着滔天怒意,朝他追去。

    与此同时……

    “程峰?”

    呢喃着陌生的名字,陆倾的牙又隐隐作痛起来。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