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uruo./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好!”

    几乎就在褚默艹蛋二字出口的同时……

    高台上的某位大佬就厉喝出声。

    声音很大,可惜没人因此转头看他。

    他本纳闷着,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表情顿时从皱眉的不满,变成了懵逼的错愕,还险些噎住。

    此刻他才反应过来……

    或许从褚默口中道出的好啊二字,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导致褚默道出这二字的原因。

    而这原因,便是——

    “打归打,输赢归,归输赢?”

    “这,这什么情况……”

    “不,不明摆着的么,他,他是确定自己不会被淘汰,这,这才答,答应的……”

    “我去?”

    “还,还能如此?”

    ……

    所有人都是满脸错愕。

    其实有这念头,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在场所有不如褚默对手的人,甚至都会在这种前提之下答应此战。

    但即便有这念头且要答应,他们答应的方式也绝对是先是不在意地笑一笑,然后说些场面话。

    说什么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给旁人一种感觉——我绝对不是因为这一战稳赢才答应的。

    而褚默如何答应的?

    直接将众人努力想避免的东西,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轻喃说了出来,且答应得理直气壮!

    想明白这一点后……

    高台上众大佬就觉一股风扑面而来,饶是以他们的城府,上半身都不由微微后仰,险些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褚默,他……”

    “这思维,他受谁影响的?莫非是那个霸图?”

    “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简直没有下限!”

    “赢了还好说,输了的话……”

    “看他的样子,貌似并不在意输啊?”

    “本座觉得不太可能,有没可能是他明知自己胜券在握,这才扮猪……”

    “开玩笑,他即使再逆天,没了玉符,如何胜券在握?更何况,九天寰宇之中的道祖,又有多少人有资格在他此刻的对手面前扮猪?”

    ……

    玉符才是关键。

    以最快的速度从褚默施加的懵逼状态中情形的木尊,也是首先意识到这一点的。

    除了第三场切磋,褚默在前面七场切磋中所有的亮眼表现,都有着不可或缺、甚至可以称之为重中之重的前提的。

    这个前提,便是混元仙宗传功长老廖青殚精竭虑为褚默琢磨出的,不会引起任何怀疑的取胜之道。

    而如今,面对这个自己窜出来的对手,褚默根本没有取胜之道,又如何逆天?

    “即便是马上让廖青长老开始研究,也根本来不及了……”

    ……

    众大佬无比头痛。

    因为他们短时间的愕然,也让他们错失了阻止此次切磋的最佳良机。

    如今他们唯一的希望,就在褚默的对手身上。

    “希望他的对手心高气傲,会因为褚默这话而不屑与之切磋……”

    而褚默的对手,在同样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愕然之后,也终于有了反应。

    “嗤……”

    听上去是嗤笑,却没人从这声笑中听出丝毫的嘲讽,他们反而从中听出了一丝愠怒。

    “褚默道友就这般看不起我,需要用这种言语来羞辱我么?”

    众人一怔,旋即恍然大悟!

    “我去,原来如此!”

    “看似褚默扮猪,实则他是想通过这种行为反辱对手!”

    “嘶,好高深的样子!”

    ……

    见此一幕,高台上众大佬脸都黑了。

    打死他们都没想到,自己猜中了褚默的对手果真心高气傲,却没猜中对方如何使用这心高气傲!

    “这下完了!”

    “疯了不成,本座都没听出这层意思,他能听出?”

    ……

    而褚默听到对手这话,也是一怔,疑惑道:“道友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不是这个意思,口说无凭,”褚默的对手淡淡道,“手底下见真章吧,若你真能赢我,你这羞辱我便生生受之又有何妨?”

    褚默闻言行了个道揖,敬佩道:“单凭道友此等心胸,便让在下敬佩莫名,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你不知道我叫什么?”褚默的对手愣了愣,笑道,“也对,我这种无名小卒,怕是进不了道友之耳,在下神婆观,婆?矗

    “神婆观?”褚默肃然起敬,又拜了一拜,“没想到道友是神婆观中人,褚默失敬了。”

    神婆观,并非因果境之下九大超级势力中的一个。

    但论其地位,并不比九大超级势力差上多少。

    最重要的原因,是其观主神婆乃某位上古大帝的亲妹妹。

    这位上古大帝虽说早已陨落,但堂堂一位大帝留给神婆的资源,足以让其屹立新的九天寰宇而不倒。

    “而真正让神婆观强势到九大势力都不愿轻易招惹的原因,是——帝器!”

    想到师尊曾告诉自己的话,褚默心头便是一凛。

    “哼!”婆?吹牧成?淞讼吕矗?吧衿殴凼巧衿殴郏??词瞧?矗?倚凶咴谕猓?硬换峤枭衿殴壑??

    “道友果真是高风亮节。”褚默没听出对方的讽刺,真心实意地赞道。

    “废话少说!”婆?错?馕16鳎?澳闼挡皇切呷栉遥?潜阌檬导市卸?粗っ靼桑

    裁判闻言,见高台之上的大佬没有动静,只能宣布道:“切磋,开始!”

    话音落……

    婆?雌?扑布浔?1

    而褚默却跟不上对方的反应。

    见此一幕,众大佬哀叹不已。

    “功败垂成啊!”

    “神婆观的婆?矗??蚰昵熬屯u囟?烀殴盘焯菟??衷谌四д匠∝松笔?蚰辏?夷?绾文苁撬?允郑俊

    “这下可好,所有努力付之流水,这个褚默,委实,委实……”

    “如今抱怨没意义,只能想办法补救了……”

    ……

    就在众大佬一边暗骂一边商量补救之策时……

    一道似龙非龙的剑气,已然在婆?粗讣獬尚停?谛榭罩惺币?毕郑?鹑舸┧笮榭找话愦滔蝰夷?

    褚默见状,双眸一凝,脚下一震,整个人倏然暴退!

    “哼,这就是你的实际行动?”婆?醇?蠢浜咭簧??氨愀嫠吣悖?用蝗四芸亢笸硕憧?玖?????

    话音未落……

    退至擂台边缘的褚默双手抱拳,淡定道:“在下甘拜下风。”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