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uruo./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日光景……

    别说痊愈,褚默连三成神魂之力都未恢复。

    就在此时……

    混元仙宗又来人了。

    除了例行的玉符之外,传信之人还附带送上了另外一枚传讯玉符,以及一个玉瓶。

    玉瓶的样式褚默非常熟悉。

    因为前不久为了弥补荀松对他造成的创伤,他就收到过一模一样的玉瓶。

    “木大长老让你什么也别多想,好好切磋便是。”

    相比前两次,传信之人的态度好了不少,临行时甚至还拍了拍褚默的肩膀,说了句我果然没看错你。

    褚默笑了笑,拿着三样东西来到了邪天面前。

    “大佬,这是你的。”

    将玉符递给邪天后,褚默正要将另外两样丢出去,却被邪天拦了下来。

    “道友这是作甚?”

    “丢了啊,没什么用。”

    “道友神魂虽有所精进,但受创严重,短时间内无法痊愈,怕是会影响接下来的切磋。”

    “可……可我不想用。”

    “唔,这……这是两码事啊。”

    “两码事?”

    “不想归不想,用归用嘛。”

    ……

    褚默闻言,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但细细一琢磨,他竟发现大佬这句很是cao蛋的话里,却蕴满了人生的哲理。

    “多谢大佬……”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邪天扬了扬手里的玉符,“若非是道友,我也看不到这般精妙的杀伐之道。”

    对此,褚默是极其无语的,不过他不好表示出来,只是点点头,表示大佬您随意就好,然后将手里的传讯玉符给丢了出去。

    木大长老所赐的仙丹,自然不是凡品。

    仅仅三个时辰的炼化,褚默不仅精神百倍,神魂痊愈,甚至还真正将此前三日生死磨砺带来的进步给呈现了出来。

    “神魂强度半步齐天,甚至离齐天境只差一层膜……”

    感受着这番意想不到的进步,褚默感慨之余,视线也不由落在了正忘我参悟第四枚玉符的邪天身上。

    第三日的切磋,他看似平静……

    实则每一步都走得跌宕起伏。

    打死他都想不到,他等待的结果不是大佬所赐的提前多少招获胜,而是打完玉符中规定的招式后,再换一种切磋之法。

    为询问之下,他更得到了邪天的答复——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不容错过。

    这是机会?

    在魂域中待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你告诉我这是机会?

    此刻险死还生,且突飞猛进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机会……

    但他依旧想不通……

    “大佬他,是如何将这种事看作是机会的?”

    毕竟在他看来,任何人都不会把这种事当成是机会,只可能当成作死。

    翌日。

    天将大亮。

    做好准备的褚默走到塔门时突然停了下来。

    “大佬……”

    “道友,你这称呼……”

    “大佬为何会将那种事,当成是机会?”

    邪天怔了怔,下意识道:“我就这样的啊。”

    褚默沉默半晌,哦了一声,迈步出塔。

    目送褚默离去,邪天返回闭关之地,拿出四枚玉符,继续相互佐证着浏览参悟。

    见此一幕,陆倾双眸微微湿润。

    “我就这样的啊……”

    暗喃邪天之语的他,很想将邪天说这话时的轻松和习以为常的语气模仿出来……

    却做不到。

    出来的总是沉重。

    好在,沉重之外,还有着丝丝的欣慰。

    “历经磨难,并非坏事,前世的你,差的就是这个啊……”

    陆倾长叹一声,心头的沉重就变成了激动。

    之前他所见到的邪天,是一个行事处处透露出邪气的诡异之人。

    他认为这等诡异,来自于今世邪天的非凡机缘,且也是邪天今世屡屡逆天还大获成功的原因所在……

    此刻他才明白,邪天的成功,并不是单纯建立在诡异之上的,更多的,是脚踏实地,是疯狂求索,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是勇往直前……

    “飞扬啊飞扬,若你还……还是鸿蒙万象体,那该多好……”

    激动的陆倾,险些哭了出来。

    但他没有哭,反而看向了稳坐高台的木尊。

    “太乙寻源诀……”

    第四日的切磋,褚默便成了绝对的主角。

    纵然被褚默以无视的态度狠狠打击了一次,廖青长老还是很敬业的。

    所以第四枚玉符,依旧是他呕心沥血所做。

    他也依旧在其中加入了一个极其不明显的破绽。

    当看到褚默果然没有放弃这个破绽,继而第二次将自己的取胜之道提前后,他就失去了观战的兴致,起身离去。

    见廖青背影有些萧索,元尚有些坐不住了。

    “大长老?”

    “掌教有何吩咐?”

    “这一场,你没插手吧?”

    “启禀掌教,有廖青长老出手,又何须老夫画蛇添足?”

    “那他们呢?”

    “呵呵,诸位大人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

    “哦,那本教就放心了。”

    ……

    说是放心,实则元尚没坐多久便也起身离去。

    堂堂一宗的传功长老被一个弟子三番四次地打脸,他觉得自己身为掌教若不做点儿什么,混元仙宗或许会失去一位正常的传功长老,同时多出一位疯子。

    褚默在第四日切磋中的表现,证明了他第三日选择的特殊切磋,并不是对廖青长老的无可奈何。

    此等情形,再配上褚默那张越来越有邪天几分韵味的平静,便让众大佬滋生了些许惊悚感。

    按理说,褚默表现得越好,他们就应该越放心。

    但当他的表现好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时,众大佬的心也随之悬了起来。

    这种悬,并不是担心自己的造势之举会如何……

    而是担心自己这般对待这样一位天骄,会不会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患。

    当然,他们的担忧绝对不止这一点。

    随着切磋的持续,还有资格站在擂台上的天骄少了大半。

    纵然身为切磋会的举办者,他们也有无可奈何之处。

    “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碰到那二人了……”

    “啧,明明拥有古天梯试炼的资格,还来此作甚?”

    “有些不好办啊,二人背景强大,吾等虽说不惧,但要其合作,必须道出隐情……”

    “绝对不能如此,以利相诱如何?”

    “也不妥啊……”

    “为今之计,只能拖下去了,还有,二人之间的切磋先安排下来,能送走一个算一个!”

    “也只能如此了……”

    ……

    但让众大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二人即将碰上的前一日……

    褚默刚刚在擂台上站定,二人中的半步齐天,便纵身一跃,站在了他对面。

    裁判见状,当即上前:“这位……”

    “无需多说。”半步齐天伸手打断,盯着褚默轻轻道,“和你打完这场,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认输,敢么?”

    高台上大佬闻言俱惊!

    正要起身阻止……

    “打归打,输赢是输赢,两码事……”按照大佬的思维想了想,褚默便欣然点头,说出了艹蛋的两个字,“好啊!”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