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uruo./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流逝。

    转眼,混元仙宗南天门驻地内第三日的切磋,便迎来了夜幕。

    盏盏仙灯大亮,驱散夜幕,继续将擂台之上已持续大半日的一场切磋照亮,供人观赏。

    其实并不需要这数万盏点亮整个驻地的仙灯。

    因为擂台之上的褚默,看似衣衫湿透,双腿颤颤,面色惨白如纸,眸光黯淡……

    实则便是经历过那段闯古天梯塔之璀璨的众人,也从未见过如此刻一般高光、伟岸乃至璀璨的褚默。

    在天玑崖齐天境大能的魂域中呆八个时辰,这对一个破道境后期的道祖而言,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神魂成百上千次的湮灭。

    但褚默没死,还活着,且还活得呼吸粗重,仿佛他想透过这粗重的呼吸告诉所有人小爷才是这场特殊切磋中活得最后胜利的那个人。

    即使此刻他的对手魄锥,看上去状态好得不像样子,但似乎受到了褚默疯狂呼吸的影响,众人的态度竟开始晃动,甚至摇摆。

    包括看不起褚默,仅仅瞥了他一眼的那两位有资格参加古天梯试炼的天骄,此时看向褚默的视线,也多了一份凝重。

    他们并不太清楚褚默是个怎样的人……

    但至少此刻他们知道了一点

    “狠人啊……”

    “八个时辰,途中明明有过十三次放弃的念头,却又被他硬生生扛了过去……”

    “扛过去一次,他的神魂便会精纯一分……短短八个时辰,一成三的神魂强度提升……”

    “哎,这便是他的目的所在了,他根本不是想和我们作对,而是想提高自己……且是那种无所不用其极地提高自己……”

    “呵,廖青长老这一拳……”

    “这个褚默,其他不说,这心性……有些难得。”

    ……

    和众大佬一样,这两位天骄也见识到了褚默的狠。

    狠并不值得惊讶。

    但对自己狠,这便值得了。

    尤其是在这种狠,是以搏命的态度来展现的。

    扪心自问,将他们放在褚默的处境当中,放在魄锥的魂域当中,要他们抛开一切,只为进步而接连十三次濒死,他们是绝对做不到的。

    正因为这一点……

    方才脸上还满是从容的混元仙宗传功长老廖青,此刻面色就阴沉了下来。

    被人打脸,他能接受。

    被宗内弟子打脸,身为传功长老他也能接受。

    但辛辛苦苦做出的反击,甚至再想到自己在反击中因为怜悯而留给对方唯一的一次机会,就这般被人给无视,他受不了。

    “哼!”

    重哼一声,廖青再也顾不得木大长老的面子,愤然离席。

    众大佬见状,颇有些感同身受。

    任谁精心准备的一拳,最后却给打歪了,那都会不好受。

    “或许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是啊,他想着反击褚默,褚默想的,却是抓住难得的机会谋求进步,高下立判啊……”

    ……

    众大佬的思绪到了这里,便互视摇头。

    笑,那肯定是笑不出来的。

    因为他们的心思,又何尝不是放在了看褚默和廖青斗法之上,哪里会有半点思及褚默的其他用意?

    正感慨着,他们突然发现木尊的表情有些不对。

    “木大长老?”

    木尊惊醒,见众大佬看向自己,想了想,他疑惑问道:“请教诸位大人,什么样的人,才能如他这般选择?”

    此话一出,众大佬心头便是一凛。

    狠分为对别人狠和对自己狠。

    对自己狠,其实也分两种。

    从褚默之前的表现来看,这是一个死修行的,尽管在战斗方面有天赋,却并未将天赋完全转化为战力的天骄。

    这种天骄几乎没有实战经验。

    而褚默如今的表现,又体现出了什么?

    “于生死中寻求进步……”

    “嘶,整个人魔战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有多少?”

    “反正那些精英军士是做不到的,能够做到的,都是疯子!”

    “但褚默,是这种疯子么?”

    “他在人魔战场,根本就没有正儿八经地战斗过!”

    ……

    如此一想,诡异突现。

    没有实战经验的褚默,如何会突然想到如此寻求进步?

    这不是智慧的问题,而是阅历的问题。

    即使褚默的心智再如何高绝,没有实战经验的他,也不会想到在这种生死历练中提升自己。

    “却也不一定……”一高层微微皱眉,沉吟良久才道,“毕竟这只是切磋,或许他正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

    木尊心头暗叹一声,颔首道:“也只能如此解释了。”

    “呵呵,无论如何,木大长老能收得如此良木,说实话本座都有些许嫉妒了啊……”

    褚默选择借魂域提升自己的神魂强度,令部分大佬嫉妒。

    但更让他们嫉妒的是……

    这场特殊的切磋,硬是被褚默拖了三天。

    三天是什么概念?

    是魄锥只能在精疲力竭中,愕然昏死的概念。

    节奏清晰的切磋,被褚默硬是拖慢了三日吞噬,没人会抱怨。

    甚至在听闻混元仙宗的长老将第四日的切磋延迟十日的消息,众人也没有太多的反应。

    魄锥倒下的声音,是一记重音。

    随着这记重音的敲响,褚默这个人,就如同一根被锤在擂台上的钉子一般,屹立在他们心中,纹丝不动。

    褚默的昏死,仅仅比魄锥慢了一息左右。

    但刚被几个同门小心翼翼地抬到古天梯塔门口的时候,他便苏醒了过来。

    同门于复杂中渐渐敬畏的表情,褚默丝毫没有在意。

    他在意的只是……

    “玉符,出,出自谁,谁人之手?”

    众同门沉默了半晌,这才悄声吐出几个字来。

    听到这几个字后,褚默仿佛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重量,且因此愣了良久。

    “褚默……褚默师兄,长老顾及你的状态,特意将切磋推迟了十日,你……您且好好休息。”

    轻轻放下褚默后,众人快步离去。

    在地上躺了良久,褚默才挣扎着爬起,晃晃悠悠地朝塔内走去……

    然后,他看到了大佬邪天。

    大佬是忘我的。

    神情却有些兴奋。

    兴奋地握着玉符,时不时叹一声好,时不时击掌而赞。

    而这些行为,都是用来形容玉符中的取胜之道,是何等的精妙。

    “传,传功长老啊……”

    褚默苦笑。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