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哟,天哥早!”

    “天哥这么有空啊,亲自到食堂吃饭,您说一声小的不就送来了么……”

    “啊哈,是小天啊,多日不见,修炼辛苦吧,来,你的犀狼腿--哟,谢啥,你可是我谢家不可多得的人才,你不吃,难道给他们这些蠢材吃!”

    ……

    谢家仆人口中的天哥,约莫十一二岁,长的白白胖胖,胸前挂着一把弯刀状的骨饰,笑起来很可爱,憨憨的,持续半月的闭关苦修刚结束,他便来食堂犒劳自己,尽管被人恭维到了天上去,年纪轻轻的他也没多局促,端着一盆食物大快朵颐。

    他虽然姓谢,却不是谢家的少爷,而是谢家一疯老头六年前从山里捡来的,养到四岁后,自动成为谢家的三等奴仆,六岁时被谢家大公子谢帅看中,说他很有修炼的天赋,当即赐姓谢,由此,谢天这位奴仆便开始了少爷的生活。

    “哼,神气个屁!”有人恭维,也有人看不惯,众仆人中一位人高马大的少年乜了眼谢天,冷笑道,“什么狗屁天才,各种珍宝吃了五六年,到现在连蛮力境一层都没突破,还有脸装谢家的大爷!”

    说话的仆人叫陈强,是谢家三等仆人中一等奴仆,论职位比谢天高两等,论修为更是高到了天上。

    蛮力境共九层,乃修炼之始,武者在此阶段锤炼皮肉,夯实筋骨,易筋洗髓,修为每高一层,全身力道增百斤,十六岁的陈强修炼六年,如今已突破至蛮力境五层,全身力道五百斤,而同样修炼六年的谢天,如今还未突破第一层。

    尽管如此,陈强也只敢过过嘴瘾,根本没胆子对谢天咋样,别说他一等奴仆,就是谢家人都不敢对谢天如何,因为谢家的大公子谢帅,对谢天重视到了极点,曾有两个伤害过谢天的奴仆,如今尸骨还挂在乱坟岗的枯树上随风飘荡。

    谢天抬起头,看着陈强笑了笑,也不说话,继续闷头啃犀狼腿。

    别看他外表平静,心里却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苦闷,能被谢家堂堂少主看重并培养,对他这个三等奴仆而言确实属于天大的福缘,然而实际情况却有些蹊跷。

    如陈强所说,这六年内只要谢府有的,只要他能接受的各种奇珍,谢天全都吃进了肚子,可除了体重增加外,再无其他变化。

    而修为方面,整整六年时间他也未能突破至蛮力境,不过这点和陈强想的不同,他之所以未能突破,是因从未接触过蛮力境的功法,这六年时间他都在修炼一本名为培元功的奇异功法。

    在这方天地内,并非所有人都能修炼,一个人能否修炼,甚至有无修炼资质,最关键的便在元阳、元阴,男为元阳,女为元阴,只有元阳、元阴充足之男女,方可修炼。

    这本残缺的培元功就重在培养元阳,其内包含的三套动作,早被谢天修炼得无比纯熟,他能感觉到自身的厚重,这厚重并不是说他越来越胖的身体,而是一种对自家身体的自信。

    天下没装不满的水缸,两年前他就发现自己体内的元阳已经到了极致,他兴致勃勃找到谢帅,强烈要求开始修行蛮力境一层功法,他相信一旦开始修炼,短时间内必会一飞冲天,却被谢帅断然拒绝,要他继续修炼培元功。

    别看谢天在谢家享受少爷待遇,他自己清楚自家事,说到底自己就是个奴仆,而且还是最低等的奴仆,即使被大公子看重,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再加上对谢帅的浓浓感激,所以,他又强迫自己修炼了两年培元功。

    而这两年修炼下来,他就成了小胖子,旁人不清楚,他心里清楚得紧,自己之所以胖,不是长了一身膘,而是元阳无法被身体吸收导致的,这也是他苦恼的地方。

    “再这样下去,我恐怕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元阳撑爆的人……”谢天苦恼地自嘲一句,用舌头将犀狼腿上最后一丝肉卷进嘴巴,习惯性地摸了摸胸前的骨饰,端起空空如也的饭盆走出食堂。

    虽说对还不能开始正常修炼有些失望,但因为体内元阳的越发充裕,谢天对自己的未来也有着更大的寄望,走在路上,谢天脑海里又出现了那张娇好的面容,这张面孔属于谢家长房的大小姐谢蕴。

    “基础越扎实,往后的成就越高……”想到大小姐谢蕴的话,谢天心里美滋滋的,谢蕴天生一张冰冷面孔,言语几近于无,这是她对谢天说的唯一一句话,时隔六年,依旧被谢天记得只字不差。

    “如果我以后能突破蛮力境九层,不知能不能和大小姐……”谢天的畅想刚开了个头,才变红的小脸就黯淡下来,他又想起自己奴仆的身份,这种身份如何配得上天仙般的谢蕴呢?

    “只希望大小姐找个天底下最厉害、最疼爱她的如意郎君……”虽有不甘,谢天却有自知与放弃的勇气,摇头驱散内心的惆怅,加快了步伐。

    “即使因身份不能抱得美人归,也要凭实力让大小姐侧目,哪怕再和我说句话,我也知足了。”

    谢天回到屋里,刚把饭盆洗净放下准备修炼,外面就有人叫他。

    “天哥,大公子有请!”

    “刚分开半个时辰就找我……”谢天有些疑惑,忽而双眸一亮,想起上午谢帅仿佛自语过差不多了的话,难道是认为我元阳大成,可以开始正常修炼了?

    “太好了!”谢天激动地小脸通红,胖胖的两只小拳头互捶一下,推开门就朝谢家内院跑去。

    “见过大公子!”

    谢天恭恭敬敬地对一位风流倜傥的年轻公子躬身行礼,这位公子就是谢家的少主谢帅,卓尔不群,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只不过谢帅双眼微微有些狭长,这么一笑,眼睛显得更长了。

    “呵呵,说过多少遍了,都是自家弟兄,客气什么。”说着,谢帅扶起谢天,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小胖子,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兴奋,大笑道,“六载春秋,哈哈,终于大功告成,天佑我谢家!”

    见谢帅把自己提升到整个家族的高度,谢天有些不好意思,感激道:“都是大公子抬爱,我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谢天的感激不能用言语表达,今后但凡大公子吩咐,谢天必将……”

    “哈哈,正有一事要你帮忙,跟我来!”

    二人没走多远,便来到让谢天心跳加速的地方--寒幽楼。

    寒幽楼,谢蕴的闺楼,六年来谢天无比想要进入的地方。

    “见,见过大,大小,小姐……”谢天说一个字,吞一下口水,白白胖胖的小脸红成了苹果,这还是他仅仅偷看心上人一眼的结果。

    谢蕴没有看谢天,更没有答话,一双冷眸直视谢帅,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双冷眸中竟有一丝微不可察的讥诮与无奈。

    谢帅的内心完全被兴奋占据,没有发现谢蕴的异常,赶走闺楼里一应侍女后,谢帅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谢天。

    “这东西珍贵至极,吞三滴。”

    谢天接过,二话不说吞了三滴入喉,方才问道:“大公子,这又是什么珍宝啊,以前没吃过呢?”

    见谢天吞服了小瓶中的液体,谢蕴眸中掠过一丝莫名的情绪,起身走进自己的闺房,为即将到来的事情做准备。

    “你不用知道!”谢帅脸色红得异常,他一把抓住谢天的胳膊,指着闺房的门,邪魅笑道,“进去!”

    “大,大公子,那是大,大小姐的闺……”

    “我让你进去!”

    粉色世界,帐幔轻扬,处子幽香,美人在床……谢天宛如进了仙境一般,忽而,他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清楚,使劲摇了摇头,终于看清了盘坐床上的女人,不正是自己的女神,谢蕴么?

    谢天心跳无比快速,失魂一般上床躺好,看着近在咫尺的女神,只觉导致自己周身无力的原因就是谢蕴的存在,浑然不知是那三滴液体的作用。

    “等了整整六年,你还等什么!”

    谢帅站在闺房门口,阴冷的声音驱散了闺房内所有的迤逦,他冷冷看着谢蕴,讥讽道:“别忘了,整个谢家的兴衰,就在你身上!”

    “不用再诓我!”谢蕴抬起头,漠视谢帅,“你用六年时间,养了个元阳充裕之人,表面上是想治我寒幽绝脉,从而让我突飞猛进,实际上凭借此等功绩,你完全可以进入上门修行,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不是么!”

    被揭穿真相,谢帅双眼微眯,冷道:“所以,你为了不让我得逞,打算等两年后寒幽绝脉爆发身亡?”

    此话一出,谢蕴默然半晌,开始调匀气息,六年里她一直在修炼某种特殊的功法,这种功法可以吸纳他人的元阳,但有个缺点,只能施展一次,一次之后散功,这也正是谢帅不惜代价培养谢天的原因。

    随着时间流逝,一缕缕肉眼可见的乳白精气自谢天体内冒出,遁入谢蕴体内,而谢天胖胖的身体也在急速萎缩。

    当谢天恢复到正常体型时,谢蕴睁开双眸,准备断功,孰料谢帅见状,竟不顾避讳冲到床边,阴戾喝道:“不准停,吸干他!”

    “元阳尽失,他必死无疑!”

    “区区一奴仆,能为谢家死是他的造化!寒幽绝脉神秘莫测,谁知道吸这点元阳够不够,若因此功亏一篑,我不可能再浪费六年时间养一个!”

    ……

    正处于恍惚之中的谢天,陡然觉得腰眼一麻,全身开始抖动,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舒服,但当抖动持续整整半柱香后,这种舒服已经转变成麻木,再从麻木转变成了刮骨般的剧痛!

    谢天痛醒了,他茫然地看着二人,正要开口询问,不料谢帅爆吼一声,谢蕴挣扎了一瞬,终于将谢天体内最精纯的那丝本命元阳吸了出来!

    “吸干他!”

    这是谢帅的爆吼,也是谢天昏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