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wuruo.com

    何峰现在还在山顶修练,只是心中却有一丝不好的预感,眼睛还时不时的隐隐作痛,一般遇见到这种情况,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

    “怎么今天会这样,难道又有事要发生了吗?”

    何峰眉头一皱,总感觉在这里修练心神不宁的,于是便起身换了一个更隐秘的地方继续修练,当然这个地方没有出这座山顶!

    当何峰换好位置后,急促的脚步声便响起!

    “脚步声,难道是镇子里的人吗?”何峰有些疑惑,这个时间段是不会有人上山的,躲藏好后,用仅有的视角去观察山顶的入口处!

    “大人,就在前面!”这个声音是何启飞发出的。

    “妈的,终于到了!”缠杀抱怨一句,把手上的丝线一甩,何启飞腾空而起,率先一步飞上山顶!

    “哎呦~”何启飞摔在地上,身上的丝线也都松开,他揉着自己长时间不活动的身体惨叫着!

    “爹~他怎么在这里?”何峰认出了这是谁,但事情颗没这么简单,他打算先看观察一番!

    “呼,这家伙真是重死了,要不是需要你领路,我早就把你杀了!”缠杀第二个上山,只是他满嘴抱怨的话吓的何启飞不敢再惨叫一声!

    “老三,别说了,先找何峰要紧!”力杀第三个上山!

    “老大,何峰的气味在这里相当浓郁,看来他应该就在这里!”追杀嗅来嗅去第四个上山!

    “大人,这就是我儿子平常休息的地方,他不回家一定会来这里!”何启飞跪着指向何峰休息的洞口。

    “这三个难道是追杀我的杀手!”短短几句话,何峰已经猜的有不离十,毕竟自己老爹与那帮村民是不会向着自己的!

    力杀没有搭理何启飞,而是径直走向洞口处!

    “怎么,老大有人吗?”缠杀忍不住好奇心,也跟着向洞口走去!

    力杀站到洞口一看,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剩下只有那些留有余温的稻草!

    “里面没人。”力杀见里面没人也不生气,淡定着转身问追杀道,“老四你能找到他去哪了吗?”

    “他妈的!”缠杀可不一样,眼见里面没人,转身凶神恶煞的走向何启飞,“你这家伙竟然敢骗我们,我看你他妈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大人,我真的没骗你们,我儿子真的在这里,不信您看,这里还有他留下的脚印!”何启飞被吓得惊慌失措,指着不远处地上的脚印大喊道。

    他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尤其还是为自己那魔头儿子!

    “你这家伙,如果何峰没在这里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的喉咙给撕碎,哼!”

    撂下狠话,追杀向前走几步,仰起头用鼻子在空中一吸,却发现山风已经把味道吹的是七零八落,根本找不到任何有用信息!

    “老大,何峰确实是在这里,但他的味道已经被吹散,我根本追踪不到他的具体位置!”追上表情严肃的把所有信息告知力杀!

    “嗯?如果这样的话,我只能用些卑劣手段了!”力杀冷笑着走到何启飞身前,指着他便大吼道

    “何峰,我知道你在这,我也知道你能听到,现在我限你三分内出来,如果不按照我的要求来,那么你的父亲将会收到非人的待遇,所以听清后就赶快出来,要不然我可是说到做到!”

    “父亲,呵呵。”何峰躲在某处,不以为然的内心嗤笑道,“这是多么遥远的词语,你看他现在的模样,有一点做父亲的尊严吗?”

    何启飞跪在地上见没人回应,焦急着望向四周,用那撕心裂肺的声线大叫道,“峰儿,你在哪,如果你能听到的话,就求你快点出来,爹知道以前对你不好,现在爹知错了,所以求你救救爹吧!”

    何启飞说的话,何峰是一字也不信,这些话简直假到不能在假,自己听了着实作呕。

    “峰儿,你就原谅爹吧,爹也是被逼无奈,要是你不出来的话,全镇的村民都得死,就连你最敬爱的镇长也得命丧黄泉,所以你不为爹也得为全镇村民和镇长想想啊!”

    何启飞为了保命,什么话也说,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何峰对于他跟全镇村民真的没有太大感情,虽然何启飞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一想起过往的种种,内心便隐隐作痛。

    不过镇长从小到大对自己不薄,严格来说他还算是自己的师傅,当自己被全村人唾弃时,是镇长李柏手把手教的自己如何修练,关爱自己,让自己的同年留下唯一一丝温暖的回忆!

    “何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分钟,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将先废了你父亲的胳膊,然后一点一点再把他身上的骨头全部敲碎,嘿嘿!”

    然而力杀的威胁似乎没起到作用,但何启飞被吓得再次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

    “这可怎么办?”

    何峰现在也很纠结,如果出去肯定会被杀死,因为对方的实力简直比自己高出太多。

    如果不出去自己的父亲会死,镇上的村民会死,最主要的是自己的敬爱的镇长也得要死!

    “还有二十秒!”力杀报时道。

    “峰儿,快出来啊!”何启飞声泪俱下、撕心裂肺叫道。

    “还有十秒!”

    “峰儿,救救爹吧,爹不想死啊!”

    “九、八、七、六…………”

    当力杀快数到一时,何峰最终叹息一声,慢慢从那隐秘的地方窜出来,“别动手,我在这!”

    “峰儿,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丢下爹不管的!”何启飞看到何峰的身影,喜极而泣道。

    “你就是何峰?”力杀眯着眼打量着何峰!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何峰,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何峰毫不畏惧的直视道。

    “什么事?呵呵,你不知道有人在悬赏你的人头吗?”缠杀讥讽道。

    “哈哈,能让你们这些高手都心动的悬赏,肯定很丰厚吧!”何峰没有因此而害怕,反而开起玩笑来,“作为主人公的我,配合你们是不是也能得到一份!”

    “哈哈,你这小胖子我喜欢,不过我得取你的人头给我兄弟们换酒喝!”力杀被何峰‘乐观’的态度给逗笑!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放他走吧,毕竟他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何峰指着自己狼狈的父亲说道。

    “你小子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追杀态度非常恶略,仿佛跟何峰有什么深仇大恨!

    “老四,不要这么暴躁!”力杀轻笑阻止追杀道,“咱们是言而有信的人,既然主要目标已出现,放了这老废物又如何。”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何启飞喜极而泣,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感谢道。

    “切,算你好运,好不快滚!”

    “好,我滚,我滚!”

    何启飞在追杀的呵斥下,头也不回的逃下山去!

    “哈哈,这是你亲生老爹吗?”缠杀从来没见过这种父亲,内心讽刺还嘲笑道。

    天下哪有父母不爱孩子的,可这对父子就向仇人一样,父亲对儿子的生死置之度外,甚至还主动帮助要杀他儿子的人。

    而儿子却对父亲的态度冰冷至极,这种奇葩的关系简直是闻所未闻!

    “他从今天开始已经不再是我的父亲!”何峰内心此刻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解脱。

    “奥~真的是这样吗?”缠杀用带有讥讽的语气嘲笑道。

    “是或者不是与你何干,今天既然你们来杀我,那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我可不是好惹的!”何峰努力让自己不害怕,挺直腰杆准备迎接战斗!

    “啧啧~你小子还挺狂,不错我喜欢!”缠杀兴奋的对力杀追杀说,“老大、老四请你们两个不要插手,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本事!”

    “去吧,我跟老四是不会插手的!”力杀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连忙向后撤去!

    “哼,又让你抢先了!”追杀虽不情愿,但也向后移动,给他们俩留出足够的战斗场地!

    “我纹扩七段,你估计也就纹扩三段,所以我让你先来!”缠杀很自信,他认为何峰根本不可能战胜自己!

    然而这种好事也是何峰喜闻乐见的,“呵呵,那你可别后悔!”

    “邪眼~”何峰内心大喝一声,双眼迅速变化,脚下黑色战纹聚现像乍现,并扩散开来!

    “这是什么战纹,怎么会在眼睛上!”力杀站在远处,眉头紧锁的看着战况!

    “哼,雕虫小技,我~”缠杀本想嘲讽,可下半句还没说出口,自己便陷入一片灰色当中!

    “我这是哪,何峰那家伙到哪去了,不对,这里怎么会这么熟悉!”缠杀在这灰色空间中边走边喃喃自语道。

    这片灰色空间像极了某个地方,那个地方是缠杀永远无法磨灭的过去,也是他改变人生道路的开端!

    “你、你~”突然、缠杀似乎看到了什么,伸手颤抖的指着前方,神情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缠杀原名李俊,是他们村里有名的俊俏书生,可惜家庭贫困,只好放弃读书。

    可是某一天他爱上了一名女子,而这名女子也爱她,但女子的父母在当地有些权势,所以看不起他,想要拆散他俩!

    于是女子在父母的逼迫下,不得不与李俊他分手,可李俊偏偏不死心,竟跑到女孩家去闹,说什么自己会努力会成为人上人之类的话!

    但到头只是一场笑话,他被打到半死也没能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子一面,最终被扔出去的他,心灰意冷离开。

    。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Ⅲip.wЦrЦo.co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